一直在索玛花的光亮中隐现,  牵来一片云海

图片 1

  让我唤来一季春风;

我独自踏在寂寞的街道上,看着头顶的月,她正凝视着我,和我小小的影子,我向她道声晚安,在黑夜中执行,她留恋地看着我,将我的身影越拖越长。突兀的树枝摇晃了一下身躯,不甘寂寞地将枯叶洒落地面,叶子潇洒地在旋转中翩翩起舞,起风了,靠着风,衣袖飘荡,我感到了夜风。但我无法享受夜浴,是的,的确如此.叹了一口气,夜也随着一颤,月也仿佛抖了起来。寒冷渐起,我裹紧了自己。月空下,四周开始安静地让我有些恐惧,所以想起光明,想起光明里发生的一切。用回味的记忆冥思苦想,试图追回一些往日里的美好,甚至有点幻想的滋味。甜美、忧郁、快乐、伤感。

所有的索玛花,在我梦中向阳的山坡,幸福地盛开,就像初吻的潮红,总能撩起我日夜的思慕。我不知道,在彝家的万盏灯火里,是否还站着我一直牵挂的女子?所有飘雨的日子,我所能理解的爱情,就是索玛花开出的花朵,那幽香一缕,让我走进迎面而来的春色。

想象得到的一种结局,                                   
给我一次沉静的思索,                                     
尘世中浪漫的风花雪月,                                 
也会有云淡风清的时候,                                 
或许是因为有梦,                                             
所以才有美好的心境;                                     
或许是因为有爱,                                             
所以才有幸福的生活,                                   
只要你的内心精彩,                                       
那么你的爱也一定精彩!

初登燕子楼亭廊殿阁,似岁月依稀盘绕恰逢细雨绵延,如雾如烟空倚栏极目远眺思绪飘飞任由那孤雁翩翩剪断

  牵来一片云海,

夜,深沉中蕴涵着博大,冷漠中蕴涵着爱的蒙胧。

风的泪痕,一直挂在我的脸上,在我沉醉的梦境里,告诉我,谁会和我一样孤独?我的心灵,我的梦,依然吐放着索玛花的光焰,就像宁静的山涧漫过平缓的水流,让我一直沉静在粉红色的回忆里,孤单成蝶。

图片 1

听,远处笛声在悠扬是谁吹起了那首古老的曲子深情而又欢快,含蓄而又奔放一定是月宫里飘出来的乐章想把银河岸边,那个美丽的传说一并带到人间去圆满无数个美丽的梦想

  交给佛来中和排解。

仰望,用一个柔和但很明媚的角度仰望,星空未曾有一颗流星划过,保持着几十个世纪前的面貌,真有种羡慕的激动,在心里隐隐作痛。望着那繁华的夜空,冷艳的银河,多想做一只船,划进去,悄无声息地划进去,哪怕融为一颗不耀眼的星星,也算是那种尽情的放松吧!而星空下,有人等着,有人傻傻的许着深情的愿望,有如星空一样的繁华似锦,光彩夺目,可不知,都是空的。

粉嫩的花瓣,一直在向我传送季节轮回的因果。我知道,一些命定的事物,就像这朵朵的花儿,在我到来之前就注定这般香甜,就注定在清风中鼓荡红遍山野的光彩。我的目光一直在远方,当风吹过之后,我就在簇拥的人流中,注定要将偏爱的眼睛留下,注定沐浴在索玛花的香韵里,在这个恩惠的季节,这是何等的美好!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醉倒般安然小憩,

月,赋人以思念的氛围和沉静的温柔。

一些衣襟临风而舞,一些心情在花瓣上次第盛开。我在脊背的箩筐里,采来满筐的索玛花,我的心灵充满爱和孤独,我很激动,也很感激,我学会了持久的坚守,我坐在索玛花盛开的花朵里,一生唯美地沉溺于心灵深处的诉说。我的恋情,停留在宿命的不惑中,我感应着,在大凉山的某一角落,一定会有另一个人,如我这般静静地坐着——

夜很美,沉静而安然远离了尘世的喧嚣和繁乱此时此刻你是否和我一样会让思绪缘着故乡那条记忆中的小径走的很远,很远

  我要让尘世里那些心情思绪飘起来,

夜,赋人以思考的氛围和梦境的温柔。

我执着的要通过这张纸,写下梦中的索玛花。我不能停止我的情思,正如我不能抛弃我的爱情。如果我将头抬起,我就会看见青春丽人的秀发和衣摆,暗藏着我刻骨的恋情,我的脚印深陷其中,我听见自己的絮语,在人世诸多的寂寞里,原本就是一场含泪的雨。

苏轼曾来否梦雨巫山,叹凤竹鼓窗惊散随彭城书词语,流转百年今大地古迹初游满袖风雨叹岁月千古弹指瞬间

  徜徉自由的那份美丽!

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聪明的你请告诉我,青春逝去了,有再来的时候吗?或许我只能在这里感伤,以失去青春的名义。

最初的红豆,流动在远方。我的心事,一直在索玛花的光亮中隐现,在婆娑的山水中,如花飞扬。这样想过之后,我的梦和醒着没有什么区别,就像这如歌的语言,在爱情的某些细节上,传唱并飞过尘世的雾岚。

燕子楼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