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他送走的母亲,时而又像个懦弱无助的俘虏躲在角落哭泣

只有经历过黑暗,才会懂得光明的可贵。即使阳光刺眼得让我泪流,我也要向着刺痒阳光砥砺前行。就算要一直流泪奔跑,我也不会回头,因为这才是正确的方向。我这辈子都会记住那段身处在黑暗中的岁月,并不是因为那段日子有多么难过,而是因为我要提醒自己在成功之前不能松懈,否则就要重回黑暗,更要珍惜现在光明的生活。如果不曾经历过黑暗,或许我还会天真地以为光明会一直都在,黑暗只是虚幻的,上天会一直眷顾着我,不会让我陷入黑暗。可是,当我跌入人生的低谷,失去光明之后,我才明白这就是现实。现实的残酷在于它能够毫无预警地把上一秒还在光明中享受幸福的我瞬间推向黑暗,让我在黑暗中彷徨无助,谁也帮不了我。但是我不甘心就这样被现实击败,就这样一辈子生活在谷底的黑暗里,所以我立即迈步寻找出路,重回光明。我不知道走了多久,跌倒了多少次,受过几次伤,只知道当刺眼的阳光射向我的双眼时,我忘却了身体的疲惫和伤痛,迎着阳光大哭了一场。那些泪水里饱含着心酸,同时也充满了希望。我流着泪向着刺眼阳光砥砺前行,没有时间去擦眼泪,没有回头看来时的路,就这样一直前进着,任由泪水沾湿脸颊。在前进的过程中,我感觉到有人跟随在我身后和我一起奔跑。我想他们也许是被我所写的励志文章感动了,但是我没有多加理会,依旧走我的路。向着刺眼阳光砥砺前行在路上,我看到很多人蜷缩在阴影中哭泣,也有人躲在别人的身后,让别人挡着阳光,舒舒服服地走着。但也有人和我一样奔跑在烈日下,即使汗流浃背、泪流不停也没有停下脚步。我没有时间怜悯或者佩服别人,因为现实的黑暗随时都会到来,必须抓紧如今光明的时间。比起在黑暗中哭泣,在别人的影子里安逸,我宁愿向着刺眼阳光砥砺前行。在阳光下,我能够看到自己的方向,看清前方的路,踏踏实实地一步一步走向我想要的未来,即使路不好走,我也能坚持到底。我不敢避开阳光,就算双眼刺痛着仍然向着阳光前进。我怕一转眼,一闭眼,黑暗就会来临,那么我就会再次失去方向,重回那段难熬的时光了。我经历过安逸,也经历过怯懦,当安逸被黑暗吞噬之后,我只能尽快摆脱怯懦凝聚勇气,相信自己一定能走出黑暗。泪干了,再也流不出眼泪了,我还在阳光下行进着。我不知道这样的光明还有多久,不知道这条路还要多久才能走到头,但是我只能一直这样迎着阳光走,因为这是我唯一的方向,也是最正确的方向。也许黑暗还会有,但是我已不再是从前那个天真的我了。即使黑暗降临,我也能坚持到阳光照耀的那一刻,然后向着刺眼阳光砥砺前行,不到终点绝不停步。

因为只有用被泪水濯洗过的双眼,人们才能把得到和失去看得更加清楚和明了。
也才有可能看到,哪些才是人并不需要得到却一直在得到,哪些才是人并不能失去却一直在失去的。

我们在一半明媚一半忧伤中前行,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夜再长,也终会迎来黎明前的那一缕曙光;夜再黑,也会有那么一盏灯,为你照亮夜里前行的道路。即便此刻遭遇暴风骤雨,也终会迎来风平浪静的一日。即便此刻困难重重,只要意志坚定,心怀希冀,就能够砥砺前行,无惧尘世苦难。

人,可以是个体的我、群体的我们,甚至民族、人类。

又有谁,不是一只萤火虫呢。
又有谁,能永远住在家里,而不用把家搬去墓里呢。
又有谁能分得清,这一颗蔚蓝的行星,究竟是一个家园,还是一处墓场呢。

“而且,只有你知道我真正想要的,我真正喜欢的……”影子当然没有说话。我自嘲地笑笑:“我其实不需要那些人的安慰,我只是需要无言的陪伴而已。”

其三,是从无惧人生磨难的人,他们内心光明,做人光明坦荡,做事沉着冷静。因此,对于人世红尘里的种种,他们都能做到明心见性,冷静做出抉择与判断。

脚下的影子,那是我们所背负的难逾越之局限、难逆转之失败、难治愈之伤病、难宽慰之痛楚。不可避免,却总妄图避讳。当绞尽了脑汁思索那个没有影的姿势却以徒劳无功告终时,人们迸做了两派:全然放弃任凭影子蚕食自己的人们,和化影子为笞鞭一路策马向前的人们。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选择:坐下来愤恨地看着你的影子,或者迈开腿边走边望向前方。

人这一生,并不会经历太多场重要的告别。
但每一场这样的告别,都像是一场飘落在头顶上,且永不会融化的冰雪。
也不管这样的告别,会发生在哪个季节,那都只能是人一生中,最冷的冬天。

就像这条我们走了好久好久还未到尽头的路,他说,这是青春,也终会走完。

正如白天与黑夜一般,再耀眼的光芒也有照射不到的地方,但再黑再漫长的路,却也终有尽头。只要内心的光亮不灭,就能凭借着这一丝微弱的光芒,从黑暗走至黎明,从迎接黎明前的那一缕曙光,直至亲自见到那和煦温暖的阳光。让那缕光芒,抚平内心的创伤,让那缕光芒,指引你走向更光明的康庄大道。

冬日晨光依稀,那一池残荷伫在寒风中,摇摆着枯枝,试图驱走笼罩水面的阴影,让晨曦照进来。它们还记得夏天优雅地从泥中生出,惹得蜻蜓争立荷头。冬日历经沧桑的它们,虽身老叶枯,被寒风折磨得不成样子,可是荷的命途不就如此吗?看着身边陪伴自己走过风雨的另一支荷,相互依偎,幸福地看着莲蓬的种子早已藏入池底。

有哪只萤火虫,曾经没有飞过呢。可是现在,它不再飞了。
有哪只萤火虫,曾经没有亮过呢。可是现在,它不再亮了。
又有哪只萤火虫,曾经不是住在家里呢。可是现在,它却住进了墓里。

“也罢,一个人孤独地来到世上,孤独地离开,人生这条路本就是孤独地,又何况是青春呢?”我叹气,再次擦干泪水,再次背对阳光,对着影子呢喃,“在这样孤独的路上能不要松手吗?”

我愿面对着阳光努力向上,将那最耀眼的光芒,藏于我的心中。凭借着那缕光芒,从黑暗走至黎明,照亮自己,也为照亮别人。

甩掉身后的影子,庄严国歌里的前进!前进!应唱响我们奋斗的历程。可曾记得,铁蹄横行,中华儿女靠不懈抗击,才赶走了入侵者?可曾记得,世事多艰,沈从文在狭小的旅馆流着鼻血也不曾停下熠熠生辉的文学之笔?可曾记得,种族隔离,曼德拉永远没有放下他为争取民族独立自由高举的拳头?有阳光就会有阴影,光与影总是展开着无声的较量,只要你面对阳光前进,身后的阴影就永远败下阵去。

实际上,只有当人能够走到一处不再需要哭泣的地方,他的人生之旅才刚刚开始。
而绝大多数人,终其一生,在终点之处倒下时,其实,还并没有走到生命的起点之上;纵然这世上会有银河般的泪水,为了他倒转九天、飞流直下,那也只是枉然。

他还说,一起,好吗?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伤心的理由,没有沉沦的借口,所以,不要在乎那流言与蜚语,既然选择了远方,就勇敢地把影子甩在身后,只顾风雨兼程!

那么到底,人们是在为何而哭泣呢。
是为了孩子;也为了,能够让自己回到孩子。

孤独的我们,暂且同行吧,暂且相信吧,暂且,走过一生吧。

黑暗之处,必有光亮。那缕光亮,不在何处,就在你我心中。即便做不了那光芒的阳光,做不了皓月清辉的月光,亦可做那天边一颗渺小的星辰,虽是渺小,却也尽全力释放着自己的光芒,以此方式来证明自己的存在。

张君菁

也就是说,有的萤火虫,无论它生前有没有一个家,当它走时,至少还有一个墓。
可是,也有的萤火虫,生前已无家,去时亦无墓。

时而看到希望,时而感到失望,时而疯狂的奔跑,时而迷茫地彷徨,时而像胸有成竹的救世主呢喃着狂妄的话语,时而又像个懦弱无助的俘虏躲在角落哭泣。而我,在这条路上始终是一个人。

如若可以,我多么希望我能与众生心心相印,我愿常生谦卑之心,学习众生的智慧,以此来不断尽善尽美,努力超拔自我,完善自我。

只写了一个方面:30左右。

当一个人足够年长时,他将会为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送行。
总会有一天,被他送走的父亲,将再也不会回来,轻轻敲响他的房门。
总会有一天,被他送走的母亲,也将再不会回来,问他一声“孩子,你饿不饿,冷不冷”。

真的没有亘古不变和永不逝去的事物,时间流逝带走的,你一样也留不住。在这条路上,你无助和哭泣时拼了命抓住的,只有自己。

这世间,在黑夜之中独自行走的人,总有这么三种人:其一,是在黑夜中踽踽独行的人,他们惧怕黑暗,惧怕人生遭遇风雨磨难,他们总是一路患得患失,战战兢兢,一路不断寻找可以躲避风雨的屋檐,却忘记了置身在暴风雨之中,同暴风雨抗争到底,更是另一种修行。这样的人,即便是身处顺境之中,也无法做到知足常乐,而处在逆境之中,更无法调整自己的心态,无法轻装上阵,在黑暗中点亮自己的心灯。

汪国真说: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说,既然选择了远方,就要一直往前走,朝着阳光,把影子甩在身后。牵起还陪着你的人的手,与所爱的人一同奔跑,面对光影交叠的人生,承受苦难,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人们可以流泪,但泪水不能白流。
不仅不应当反对流泪,反而,还应当提倡并加以支持。

远行的开始,我拒绝了陪伴,因为成长这条路,只能自己来,不是吗?

但并非这世间所有的阴暗的角落,都能被阳光所照射到,也并非每个人都能做到无所畏惧。那些看似外表光鲜亮丽的人,其实背后承载着我们所不为人知的痛苦与重担;那些爱笑的人,也并非是真正快乐之人,而是因为他们的心中饱含着太多的泪水以及言不由衷,但是他们却选择把微笑留给别人,把泪水留给自己。

一路向前

虽说人这一生,并不会经历太多场重要的告别。
但在每一场这样的告别中,那些止不住奔涌而出的泪水,都会一次次模糊他的双眼。
并且,他还会因为想起了她曾经的奔跑、曾经的欢笑、曾经的飞翔,以及曾经的闪耀,而愈加悲从中来,痛哭失声。

所以我不是一个人,我和我的影子接班,亲密无间地前行。山大在我们前进时悄然变色,从昏暗走向明媚,从明媚走向昏暗,走向一个未知的尽头。

其二,是在黑夜之中一路走走停停,寻寻觅觅的人。他们虽也同样惧怕黑暗,却从未因此而停住脚步。他们依靠漫天的星辰,和那澄辉明朗的月光,在黑夜中,慢慢前行。一路走走停停,是为了小心脚下的绊脚石;而一路寻寻觅觅,则是为了寻找前方的光亮,寻找光明的地方,寻找自己一直所追寻的远方。这样的人,无论处于顺境逆境,都能够以平和的心态,和坚定的信念,一路斩荆截铁,越挫越勇,从失败里悟出其犯下的过错与教训,在成功中,懂得其成功的不易。

其实神魔之意你无需泯灭,毕竟也正是那灰黑的影暗示着你光明随行。而你只需要鼓起勇气迈出步伐,甩开影子执著前行。

还会有多少孩子,美丽的孩子,圣洁的孩子,那么晶莹而又纯粹的花朵,会在人世间的风吹雨打中凋谢、零落呢。
自然,还会有很多……但是,被孩子们所昭示出来的人性中的美丽与圣洁,晶莹与纯粹,永远都会迎着人世间的风风雨雨,在人们的心灵深处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最后,我们仍未得知那天所见花的名字,那么,就姑且叫青春吧。

只要内心光明,则无有恐惧,人生才会光明。愿这世间的每个人,都能努力成为自己的太阳,努力地朝着心中的梦想,奋力拼搏,勇往直前。

完全跑题:30以下。

只有当人得到了他最需要得到的东西,他才会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哭泣。
也只有当人得到了他再也不会失去的东西,他才会真正知道:虽然人生是从哭泣开始,但活过这一生,最终,却并不是为了再度哭泣。

“怎么会松手呢?反正,我不松手。”

内心没有光亮与希望的人,会患得患失,会惧怕黑暗。内心有光的人,则能照亮自己,也能照亮他人。

行文要涉及到两个方面。

泪流成河。
这条河的源头,是人们团聚时的光明与温暖,幸福与快乐。
而这条河的下游,却是分别时的黑暗与寒冷,不幸与忧伤。

所以,我仍是一个人,孤独地前行。

这份光明,虽是微弱,却也能成为内心的慰藉,给予你以光、以暖、以希望,在黑夜之中,凭借着自己心中的光亮,砥砺前行,走向光明。即便身处逆境,也能无所畏惧。在绝境之中,更能绝处逢生,看见至美的风景。

想起张爱玲,她于我的印象始终是着一袭华美的旗袍,游走于上世纪三十年代摇曳的灯光里,,她用细腻的笔触描摹儿女情长,世间百态。面对别人对她文笔的质疑,她始终坚持自己的犀利。

在每个人的生命中,重要的告别虽然不多,但往往还是被命运安排好了,需要他用一生的时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去体验与承受,否则,那将是他所无法承受的。
可是这部名叫《萤火虫之墓》的电影,却一定要让两个孩子,用他们那两双尚未长成的稚弱肩膀,在不足90分钟的时间段内,把人生中那些重要的告别全部承受下来,他们能够承受吗。

影子没有说话,只是陪我默默地走。

并非他们都是真正练就一身钢筋铁骨之人,而是他们对自己充满信心,因而无论居于何时何地,都能够找到自己的方向,懂得在何处跌倒,就要在何处爬起;何处是光明?此心光明便是真正的光明。有黑暗的角落,就必定有光芒;有光芒的角落,也总会有潮湿阴暗的地方。但只要此心光明,再长再黑的路,你都能独自一人走下去。

看起来人们会倾向后者,但谁敢说自己没有过泄气了盘坐下的时刻?那时摸摸地上的影子,凹凸有致。心里酸涩地钝痛。

他走那天,至少还有个妹妹来为他送行;而在妹妹走的那一天,又会有谁,去为她送行呢。
当然,也可以反过来问,妹妹走那天,至少还有个他来为她送行;而在他走的那一天,又会有谁,去为他送行呢。
对后面这一问,影片所作出的回答是:为妹妹送行的是他,却没有人,去为他送行;他走的时候饥寒交迫,孑然一身。

惊愕回头,他笑容明媚,宛若阳光:“我可以陪你从明媚走向昏暗,从昏暗走向明媚,可以给你无声的陪伴,可以终你一生,可以不松手。”

人世往来,你我皆是那独自赶路的行者,唯有内心光明,才能没有恐惧;只有内心旷达,才能没有挂碍,无所畏惧。

人要向前走,积蓄前行的勇气,思考前行之目的,方能一路披靡,我们向往且歌且行,亦应磨炼面对考验的心性。人生有光有影,有晴有雨,有春光灿烂的青春记忆,也有数年努力落空的噩梦。只要朝光明走,影子就会躲在身后,踏出生命的绝妙好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uperman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就这样走着,把剩下的好奇留给明天。

世界愈是悲伤,我愈是要快乐;当人心愈险恶,我要愈善良。当挫折来了,我更要挺身面对。我要做一个乐观向上,不退缩、不屈不饶,也不怨天尤人的人,勇敢地去接受人生所有的挑战。

前进,或是为了摆脱困扰心灵的束缚。雷殿生,这个有着徐霞客一样灵魂的沙漠行者,徒步九年,行程近八万公里,走进戈壁,登上高原,磨掉了19个脚趾甲,穿烂了52双鞋,无数次出生入死,饥寒交迫,终于将足迹印在祖国大大小小的角落。可又有多少人能体会到其中艰辛,杂陈百味?困难、危险、疲惫、孤独始终跟随着他的脚步,考验着他的意志。而他人在征途,唯有向前。只有迈出步去,才能量遍千山万水;只有迈出步去,才能将夜幕甩在身后,抵达下一个崭新的目标。北岛在诗中写道:走吧,/我们没有失去记忆,/我们去寻找生命的湖。那些深深的影子并非可怕得坚不可摧,怎能牵绊我们放纵自由的心?

虽不是人人都有个妹妹,但每个人都有父亲和母亲。
虽不是人人都是一位老人,但每个人都在渐渐老去。

“我知道这很奇怪,但我真的认为,只有你可以陪我从第一颗走到最后一刻,从昏暗走向明媚,从明媚走向昏暗。”我呢喃地告诉影子:“只有你,可以终我一生。”

这世间,最光明万丈的,当属太阳。每天当太阳升起,万丈光芒抚照大地,大地皆是一片熠熠生辉,多少阴暗的角落也都被阳光填满。那最璀璨耀眼的光芒,是赋予世间万物的礼物,更是每个人心中,那永不磨灭的希望与光明。拥有了希望,我们才能砥砺前行;拥有了光明,才能勇往直前,抵达人生成功的彼岸。

要求: 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
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
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透露个人相关信息; 书写规范,正确使用标点。

尽管绝大多数人都不得不沿着这条河在行走,尽管还会有很多很多部电影都会从这条滚滚而下、滔滔不绝的河流中撷取出一朵朵晶莹而又纯粹的浪花(也可以叫做泪花),但这一段从哇哇啼哭开始,直至成灰泪干的人生过程,终究是值得怀疑的。

他微微一笑,“我们,去看看。”

人生之漫漫,若不遭遇磨难,如何修成正果;不经苦难,又如何能顿悟人生?

向前走

那个人已经活得够久、够老、够本、也够可以的了,却还有一个手足情深的妹妹,来为他伤心哭泣,那么,如果反过来,是他这个妹妹要先他而去的话,他会不会也像她对他那样,肝肠寸断,痛哭流涕呢;再如果,将她离去的时间再往前提一提,一直提到正当她还年幼时(比如三、四岁那会儿),她便会因为种种不可挽回的原因(比如与父母失散、只剩一个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哥哥——也就是他,和她相依为命,他们无家可归、没有人照顾、没有衣服穿、没有饭吃、没有床睡、生病了也治不了……)而要离他而去的话,他又将会通过怎样的方式,来表达他对她的依依不舍呢。

幸好,我还能在这寂寞到令人发疯的路上,对自己说句:“别怕,我还在。”想一个真正长大的人,背对阳光,抛去那些光辉靓丽的假象,对着阴暗,面对着胆小的影子,说一句:“我会一直一直陪着你。”

有缘的人看见我,则与我相依,将我写进他的诗篇里;在黑暗之中,依靠着我微弱的一丝光亮,照亮夜里前行的道路。无缘的人就这么擦肩,也未尝不可。

苦恼不应聚在我们的心头,犹如不该积在沼池一样。梵高捕捉大自然的每一处明朗,将生命之爱展现于每一幅画作,如同他笔下的向日葵,坚强向上,靠近阳光。以笔为力,为画向前,病痛的折磨又怎样,早已被生的希望所取代。

无论人,在何时流泪,都既不早,也不晚;无论何时,都正是时候。
无论人,在何处流泪,都既不偏,也不倚;无论何处,都正是地方。

自然会结伴同行,也自然会散场,就像日出日落般自然。然后,我就与影子继续前行,一如往常。

毋庸讳言,每个人脚下都踩着一条影子。正如雷诺阿费力地握着画笔的手在亚麻布上投下了枯衰的影,史蒂芬轻靠在轮椅背上的头在语音合成器上投下了歪斜的影,李清照独守在窗槛边倾身远眺的身子在纱帘上投下了哀伤的影,文森特拄腮仰望星空的轮廓在斑驳的墙壁上投下了孤独的影。可不论那影是如何模样,它们永远该被我们踩在脚下,甚至狠狠地甩在身后:你看那一只画手挥洒明媚,一片宇宙妙想奇思,一缕哀愁幽婉浓郁,一抹钴蓝天旋星转。他们向着自己认定的前方执著前行,踩着影子昂首阔步把影子踩得支离破碎!前行!甩开它们!

你真能确定,自己不是一只萤火虫吗。
你真能确定,泪水在有时候,不会是一场洪水吗。
你也真能确定,萤火虫的光,并不是一种泪光吗。

自然有人来与我结伴同行,一样孤单,一样青涩渴望成熟,一样有着一个影子——和我一样。

背对着太阳的人,看到的只能是阴暗的影子,为了甩掉它,只有朝着太阳,一路向前。

不,其实不然,其实这一切都是幻象。
事实上,每一只萤火虫,生前都有一个家,只不过这个家太大,它怎么看都看不到。
事实上,每一只萤火虫,走时都有一个墓,只不过这个墓也太大,它已经不必看到。

“你说,那是蔷薇还是玫瑰?我还听说有一种花叫情花……”我指着晨雾中一团朦胧的光晕,看不真切。说不出是明艳还是刺眼。然后吸了一口雨后的空气,不知心里是明媚还是苦涩。

其实,每一个追梦的途中都有着难言的辛酸,但是他们却依旧一直往前走,执着坚定,不改初衷。终于有一天,他们散发出的光芒足以驱散所有阴霾。就像黄永玉说得那样:人生就是一万米长跑,如有人非议你,那你就要跑的快一点,这样,那些声音就会在你的身后,你就再也听不见了。

当一个人足够年老时,他的儿孙也将会为他送行。
如果,如果他还有一个妹妹,那么,这世上便会多一个来为他送行的人。
可是你听,你听,却听不见在他离开那天,他妹妹发出了什么声音。
这是因为,他那悲伤欲绝的妹妹,正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我们,去看看。

影子在身后,光明在前方。谁的一生不曾经过彷徨的挣扎呢?在风雨中抱紧自由,囹圄中坚守希望,痛再深,夜再长,请勿忘前进。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